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专题报道


新春伊始,别再让医生过劳倒下!

2018-02-14 17:42:50 浏览次数:249

新春佳节,正是阖家团圆之时。医疗界却再传悲声,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外科大夫郭庆源在连续值班18个小时,接诊了38个病人后,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3岁;在此前不久,2017年12月16日凌晨,安徽六安市裕安区外科医生方培虎,在值班室内猝死,年仅31岁。

据近期一份不完全统计的2017年猝死医生名单显示,2017年仅被媒体报道过的猝死医生就多达31位。他们是救死扶伤的医者,医人无数,为何却救不了自己?

其实,梳理这些猝死医生的生前轨迹,不难发现,他们生命的最后一程,几乎都与“加班”“过劳”“连轴转”“没时间吃饭”等透支身心健康的行为挂钩。在这份2017年猝死医生名单中,最年轻的是26岁的浙江邵逸夫医院的规培医生陈德灵,从他的朋友圈截图中能清楚看到医生的过劳工作状态,“白加黑”式的通宵加班几乎是常态。而方培虎、郭庆源……这些三四十岁的青年骨干医生,正是支撑医院高负荷运转的顶梁柱们。在门诊室内,他们是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漩涡中心;在手术室内,他们是做完连台手术后累得“昏睡”在手术室里的一员。

医生为什么这么累?医生工作超时,本质上反映的是我国有限的优质医疗资源与每年不断上升的诊疗人次之间的矛盾,大量医生陷入“不加班便看不完病人”的“疲劳”循环。抛却个体案例和主观感受,调查数据也得出很多医生过劳的结论。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数据表明,去年前6个月,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39.2亿人次,同比提高1.9%。中国医师协会近日公布了《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超过14万名医师参与调查,结果显示,二三级医院的医生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都超过50小时,大大超过每周40小时的法定工作时间,仅有8.1%的医生从不熬夜,不到1/4的医生能休完法定年假,多数医生的休息权显然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保障亿万人民的生命健康固然重要,但多年来频频发生的医生猝死现象,也折射出当前医生执业环境不佳的一面。

如何让医生超负荷的工作节奏慢下来,从改善医生的执业环境入手是重要一环。近年来,国家从顶层设计上出台了一系列改善医生待遇的政策:改革医院人事薪酬制度,提高医生待遇,为医生提供更宽阔的发展平台;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让医院得以更高效率的运转;培养更多医学人才,大力推进分级诊疗、推进全科医生,缓解大医院接诊压力等。今年初,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强调,“要关心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执行好医务人员休息休假的制度”。有些地方在这方面走在了前列,如黑龙江省近日针对医院出新规,要求医院合理调配安排医务人员工作量,执行法定休假制度,保障夜班医务人员工资待遇和休息环境。

必须承认,医疗改革对世界各国来说都是一道难题。从政策到落地,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都有很多壁垒需要突破。但在政策红利抵达前,希望主管机构能多躬下身做事,少一些“嘘声”;作为普通个体,多树立尊医重卫的意识,患者对医者的理解多一些,信任多一些,医者提供优质照护的热情就更强烈一些,才能给人民健康撑起一个强大的保护伞。新春伊始,希望不再有医生因过劳而倒下。


来源: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