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时政窗口


世界首例“换头术”引争议!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将追究有关单位责任!

2017-12-01 10:24:45 浏览次数:409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吉·卡纳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由他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团队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消息一出引发一片哗然。


“换头术”的历史背景

“换头术”概念由来已久。1950年,一位苏联医生曾做过十余次手术,最终将一只狗头安到另一只狗的身上,制造了“双头狗”。由于宿主对新头部产生了排异反应,最终死去。

1970年,一位美国神经手术医生再次尝试“换头术”。他将一只猴子头安到另一只猴子身体上。由于脊髓神经未能完全连接,猴子脖子以下瘫痪,仅存活了9天。

2015年,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塞尔焦·卡纳韦罗重提“换头术”。这一被淹没的技术再次回归大众视野。今年4月,赛吉尔·卡纳维罗宣布两年内将完成世界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并宣称这一手术将和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率领的医疗团队一起合作,将于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行,引发了各界新一轮关注。


当事人回应:“换头术”说法不妥

哈医大任晓平近日举行了媒体见面会回应,称“人类第一例头移植”、“换头术”等说法并不妥当,他只是完成了人类第一例头移植外科实验模型,并非‘换头术’。”他表示,在活体上移植才称“换头术”,而这次正确的提法应是“换头术的手术方案”。任晓平说,近日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他和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这是人类现代医学第一次把‘头移植’整个外科手术的步骤、手术设计完整地提了出来。


专家批评:“换头术” 荒唐可笑

迄今,卫生主管部门尚未就该手术实验进行表态。有专家提出遗体上成功移植是否能称为手术成功及如何判断是否成功等质疑。任晓平回应说,不能说“成功”,应该说是“完成”了实验,希望用实验“完成”来表述。

他解释,这次实验是在遗体上做了临床前的手术设计,跟“换头术”还有距离,什么时候做“换头术”,我也不知道。他说,“模型实验完成了,发在了世界级的权威学术期刊上,这就是‘完成’了。”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日前向媒体表示,人类头颅移植在技术上完全不可行,在尸体上的实验是毫无意义和荒唐可笑的炒作。


社会质疑:“换头术”违反伦理

除了技术层面的质疑外,“换头术”面临最大的质疑来自伦理层面。有人质疑,“换头”后,这个人到底变成了谁?

黄洁夫表示,人类头颅移植实验违反了中国器官移植有关法规,违反了基本的伦理准则,要追究有关单位伦理审查委员会或领导人的责任。

有业内人士认为,现代医学的每一次重大技术进步,都伴随着对既有社会伦理、法律和“身体观”的挑战,一些新概念或技术,在最初往往显得“惊世骇俗”。

也有媒体指出,科学研究必须遵循的基本伦理规范不应缺失。虽然国家卫计委发布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但由于该实验目前只在遗体上进行,超出了办法的规范范围,这也给我国的医学伦理建设提出新课题。

对此,任晓平回应,目前只是在想办法解决科学问题、技术问题。“我是医生,不是伦理学家,我只是在做技术。”任晓平说。


媒体呼吁:给科学探索多一点宽容

有媒体指出,以今天的伦理观来完全否定换头术的未来,或许过于武断。给科学探索多一点宽容、多一点空间,是必要的。但是,面对如此多的伦理争议、法律模糊地带以及未知风险,对于这样的试验,抱持慎重态度很有必要。更何况,在医学技术层面,其实还相距甚远。

任晓平谈到,头移植不是单纯的器官移植项目,随着研究的深入,它会带来医学领域很多新进展,很多医学难题都会迎刃而解。一旦头移植医学技术成熟,一定会在临床上实现,这一天不会太远。

任晓平表示,人类的医学发展史就是在一个个争议中发展过来的。新事物都会有争议,有争议才会有完善。

来源:中国之声、新京报、澎湃新闻网、科技日报

曾宁综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