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矫枉过正中前进 医疗也未必理性

2017-09-18 08:57:25 浏览次数:328

近二年,我已在多个大会上汇报了个人的一种忧虑:人类(包括机体)在寻求安全、规避风险、处理危机时,其反应通常是过度的。“过度反应理论”也成了当今金融四大研究成果之一;二战时期爱因斯坦曾感叹:“政治如同钟摆,一刻不停地在无政府状态和暴政状态之间来回摆动,其原动力就是人们不断重现的幻想。”

医疗活动亦如是。过去不少康复病人会对医生说:“我的命是您救的”。现在不少闹医者则把危重病人的死因全部归咎于医方。不少案例是让医方因小的失误,而承担起主要甚至全部的责任,这很不符合民事责任追究原则,它勿视了疾病转归的多因一果,何况有些情况还是疾病发展的必然趋势。

决策失误的后果通常是严重的。比如,一个孕妇因骨折做了X线拍片检查,出于担心射线危害胎儿,她通常会选择坠胎。其理由就是为了避免生产出不正常的婴儿。其实大多数情况下是不需要做这种选择的。因为一般X线检查的辐射量都比较小,不会引起胎儿致畸等不良后果,若做好辐射的安全防护就更安全。据说,乘坐一次长途飞机就相当于十次照胸片的辐射。我曾成功劝阻了几位骨折孕妇别终止妊娠,因为健康婴儿的诞生不仅是做父母的福份,也是我们做医生的幸运,医生帮助患者做出正确的决策理应是一种责任。有时我们虽然明知这些胎儿的正常与否与X线检查关系甚微,甚至是毫无关系,但承担这种责任需要一定的勇气,也成了当今不少医生的心病。     

为求安全而不计成本地牺牲资源似乎也是医疗活动的一种通病。很多不必要的检查甚至治疗都是这样逐渐成为了常规。一些指南、共识貌似规定了诊疗安全的底线,其实不少内容因其是照搬、照套,而缺乏具体的针对性。

针对具体病人,就必须考虑具体病人的特殊性。而当下不少人认为,目前缺乏一种可以让医生结合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和专业技术特长的具体指引。

本人觉得这种指引早己有之,那就是:人人向善!

   

文/黄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