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一个实习生的实习随笔:那些婴儿让我明白,生命多么需要爱的关怀!

2017-07-06 08:43:49 浏览次数:241

也许,当生活充满了爱,就忘了自己应该爱;也许,当抱怨成习惯,就忘了自己在抱怨;也许,因为一直活着,就忘了对生命的珍惜。

曾以为,看惯了生死,就淡漠了生命。忆起曾在NICU(新生儿病区)实习的日子,更确切的说,是比打杂还打酱油的简单劳务。在这儿,家庭的悲喜,生命的往来,人心的冷暖,对我们医生护士来说都逐渐习以为常。

常常与妈妈说起科室里各种“奇葩”的事儿。例如,一对龙凤胎在胎龄24周时早产,家属为保男而弃女,最终两个都没保住。还有在科室里被当作新生儿养了三个月的弃婴,大家叫他“小弃”,家属连房子也抵押了,依旧凑集不到医药费将他领回家,也许对于一般家庭来说,这医药费或许可以承受,但这家人太穷了……还有一个半夜出生的早产儿,刚出生就被送入重症室,上了呼吸机才一会儿,他爸爸来病房看望后,提出放弃治疗,硬生生地把婴儿从医院带走。可没想到这个父亲转眼就把婴儿放在附近派出所的门口。天亮时,警察叔叔又把宝宝送回医院,短短几个小时里,宝宝被蚊虫叮的满身是包。我们报案了,要告那父亲遗弃婴儿罪。几经周折,这个被救回来的“无名氏”有了名字,如今一切安好。好多这样的故事跟妈妈说起,没想到妈妈听了之后老做恶梦……我也曾是每天都梦到医院里的人事物,开始是恶梦,渐渐习以为常了,可没想到当我从容地说出梦中的内容时,却害得聆听者做了恶梦。

令我最耿耿于怀的还是那个婴儿。
出生时家人便放弃治疗了。二十一三体综合症、食管瘘、肺炎,都落在了这条幼小生命的身上!第一次见她,我着实惊讶了——她上着呼吸机、口鼻冒痰、全身多处畸形、神情怪异!她的亲人一直没有来认领她,让她一直住在医院。在隔离病房里,我见过一个满眼同情的师姐给她喂奶、盖被子,还有一个师姐给她吸氧气。后来我是在隔离病房给婴儿喂奶时发现了她。我看见她的眼睛睁开了,大大的,双眼皮,瞳仁又黑又亮,不再斜瞟,脸型很好,皮肤白皙……哎呀,她简直是我们病区里最漂亮的娃娃!我发现,她每次醒来后,仿佛知道自己的命运似的,从未哭闹过,只是安安然的抿着嘴唇,睁着大眼睛,眼角吊着两滴淡黄色的泪珠。也许是看到了太多这样被父母遗弃的孩子,让我更加感恩自己的父母不仅给了我生命,还让我能够无忧无虑的成长,我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那么多的孩子,才刚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就要承受疾病和治疗的折磨,他们还那么小!小到眼睛还睁不开、看不清,哭声不响亮,有的甚至手腕只比我的拇指稍大(我的手已经很小了),放在澡盆里就像只小青蛙。他们常常莫名其妙地哭闹,可当你轻轻抚摸他们时,他们就会停止了哭闹。有时他们会发抖、会自拥,可当他的小手抓住你的手时,他们就会安静下来,彷佛抓住了整个世界!给他们刷牙的时候(显然,他们没有牙齿),给他们喂奶的时候,看着他们的时候……我常常会莫名其妙地就哭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想起爽爽说过,她去看望刚生产完的小红姐,一到妇产科大门就哭了。是啊,生命的诞生,总让人觉得感动。

今天,我给一个小孩喂奶,他在睡意朦胧的状态里,安详地吸吮着奶嘴。看着他,使我想起了我大学的一个老师,她曾写过几篇关于她孩子欢快活泼的故事和关于家庭颠沛流离哀伤的文字,也曾在课堂上向我们讲述过怀胎-流产-保胎的艰辛……忽然,我又想起初中的班主任,我最后一次去看她时,她怀里正抱着两个月大的宝宝,这个美好的场景,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不知不觉,戴着的口罩已被泪水咸湿……

幸福的家庭大抵都一个样子,不幸的家庭却有各的不幸。

人称护士为白衣天使,我想我是不敢承担的了。这些小宝贝们才是天使!在这信任危机的时代,怀疑太多,常常使我们必须小心翼翼的活着,独自往来,默默承受这一切已成了习惯。这些呱呱坠地的孩子们,他们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上,尽管他们不认识你,可是他们却把所有的信赖给了你。有时你付出的一点点爱,也许在你看来这都不算是爱,但对他们却能起到神奇的作用。每天只要我静静地看着他们,就会觉得整颗心都被软化了,生怕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供稿:肾内科实习生 黄冰

 


  • 上一条:
  •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