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大爱,你若明灯

2015-10-25 23:26:06 浏览次数:512

抗击“中东呼吸综合征”一线的重症医学科主任——凌云 

 

凌云,广东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ICU)主任,收治我国第一例确诊输入性MERS患者的病区负责人,1986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长期工作在临床第一线,有着近30年的临床经验,14年的重症医学科(ICU)工作经验,曾先后参加过SARS、组织科室医务人员战过“甲流”,拿下过“禽流感”等临床诊疗工作。广东省重症医学分会常委,广东省医师协会危重症医学医师工作委员会常委,广东省医院协会医院重症监护中心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委,惠州重症医学分会主任委员,惠州市重症医学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广东医学院兼职教授。

抗击MERS,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的战争。2015年5月28日凌晨,在宁静而美丽的惠州西湖畔——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病房里悄悄打响,没有璀璨的战火点染天地,没有轰烈的炮鸣奏响战鼓,有的只是一名名“白衣战士”昼夜不歇,默默的付出;没有哭泣,没有退缩,大战危险而困难,却无一人缺席。“战争”已经持续十余天了,我们记不住进进出出那个被人们所“畏惧”的负压隔离病房多少次了,数不清汗水湿透了多少厚实的隔离防护服,想不起脸上被N95口罩的金属塑形压过多少条印痕……只记得每天都在不断的跟踪患者病情,了解病人数据变化,完成各类医疗护理工作,反反复复与国家级、省级的各个专家们讨论着、研讨着、调整着、完善着对该疾病的诊疗方案、防控措施、监测方法.......我们众志成城,无畏无惧,希望能早日让患者康复,给国家、给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卷。

作为曾经是抗击“非典”专家的凌云主任在家接到医务部主任通知的时候,立刻凭借其专业素养和敏感性,意识到这名高度疑似“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的危险性。尽管当时科室已住满病人,也知道这可能是一场艰巨且极具风险的战斗,但是考虑到此疾病的特殊性,以及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复杂病情,他依然毫不犹豫的接下这个重大的任务。踏着凌晨淡淡的星光,披上外套就匆匆离开舒适的家赶回病房。因为病情特殊,凌主任迅速调配床位,组织病情合适的病人转出,腾出单间负压隔离病房:14床、联合护士长作好各项医疗物资准备,特别是各种传染病防护用品、调配医护人员到岗、准备MERS防护流程……在凌晨2点多接收了该病人并立即组织救治。

按照医院的设计方案,重症医学科并非以收治传染病设计建设的。这突如其来的传染病人收治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最紧急的任务就是如何防止病毒扩散?如何做好病人隔离防护?如何保障医护人员免受感染等医院感染控制工作。尽管省、市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来了,但凌云主任的心情仍然沉重。他在病房里来回走动,沉思着。当他走到会议桌的时候,我从他那坚毅的,炯炯有神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份掌控全局的自信和认真,看到了运筹帷幄的气势与实力。他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各项工作:人员的调配、医院感染工作的防控措施、治疗方案、与专家沟通讨论、向领导汇报……一项一项,一件一件,让战争前夕本来紧张而有些慌乱的我们,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以及战胜万难的信心。那一刻,我深感,凌云主任宛如一座灯塔,在惊涛骇浪的黑夜中,为我们照亮前路。在我们迷茫之时,引领着我们前进,为这场抗击“中东呼吸综合征”走出了踏实的第一步。

为了统一全科医护人员的思想,凌云主任在5月29日晨会上首先组织我科全体同志学习MERS的相关知识,告诉大家科学、正确防护下MERS并不可怕,鼓励大家共同投入到抗击MERS的战斗中。随后作为支部书记的凌云主任带头表决心,在他的影响下,全科同志签署了《抗击MERS的决心书》。

作为这名“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的管床医生,我每天跟随凌云主任、国家或省级专家查房、制定治疗方案、调整护理策略等等,亲身感受着主任的一举一动,深受鼓舞。面对这次数据显示病死率高达40%的MERS,凌云主任没有退缩,没有畏惧,他用一步步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因为专业,我们应该无惧;作为一名医者,在“战争”到来之时,在疾病发生的时刻,我们应该如何守在“战争”的第一线;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以及人民的健康,危难时刻,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当MERS病人来到科室的时候,他第一个走入病房;当患者需要治疗的时候,他第一个站出来,走进隔离病房。

为防止病毒扩散,他与医院感染控制专家一起仔细制定科室人流、物流走向;指导和培训医务人员MERS防控知识和防控技术。他自己穿戴防护服的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细致和认真,那份细致是多年的重症医疗生涯养成的习惯,仿佛这一切本就应该如此。很多次,他仿佛害怕我们遗漏了什么,在本来带着厚实的口罩就已经呼吸不那么舒畅的情况下,还边向我们讲解帽子要什么时候戴,口罩要从哪个方向压,防护服要用哪个姿势穿等等,那一刻,主任又如一座大山,横风险与灾难面前,帮我们挡下一切。

主任的查房很仔细,很全面,一如他既往的作风,不会因为MERS是传染疾病的特殊性而减少查房的步骤,也没有因为密不透风的防护着装而缩短查房的时间。刚开始因为患者不懂中文,而我们又不会韩语,语言不通,沟通极为困难,凌云主任耐心地用手势、画图等方式,与患者取得沟通,询问病情,询问症状,了解需要等,很多次患者弄不懂我们的意思,主任不断的改变着可以想到的沟通办法,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表达着这个意思,直到患者了解并能表达出来,凌云主任才进入下一个步骤。那一刻,主任早已汗流浃背、衣帽湿透,甚至连面屏中都能看到主任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滴。

每天7点半,凌云主任就早早地来到病房,查看病历、诊查病人、安排工作、参加会议、与专家交流、讨论病情、接受采访……十多天下来,他时刻与我们一起战斗在临床一线,和我们一样吃喝在医院,我看到他身体疲惫,满脸倦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因为有凌主任每天陪在我们身边,有国家、省、市专家的指导,我觉得,其实“中东呼吸综合征”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凌云主任,他曾经在“非典”的战斗中战功累累,也曾带领我们战过“甲流”,拿下过“禽流感”,抗击MERS这一仗,我们相信睿智而沉稳的凌云主任也一定能带领我们打一场漂亮的胜仗……(重症医学科 叶晖撰稿,社会工作部张娜妹编辑)

 

5月29日,凌云主任主持晨会,带领全科医务人员立下抗击MERS的决心书

 

凌云主任准备着装进入MERS病房查房

 

凌云主任认真听取专家会诊意见

 

凌云主任与专家交流患者的诊疗方案

 

凌云主任(右二)接受媒体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