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好好保护自己,打好这一仗!

2015-10-25 23:15:31 浏览次数:195

2015年6月5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在MERS病房值班,进入隔离病房查房是工作重要环节之一。作为一名专业人员,对这个病毒的厉害还是比较了解的,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相似,故又称“类SARS”病毒,传播途径不明确,空气传播、飞沫传播、接触传播都有可能,尤其空气传播、飞沫传播防护难度大,更可怕的是这种病死亡率高达40%,比SARS更高,还没有有效治疗方法!我想到我的妻子、年纪尚幼孩子、年迈的父母,我真有点害怕!但是,想到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医生,救治患者是我的职责所在。作为专业人员的我们如果退缩,还有谁能去救治这些患者,那些普通老百姓不是更恐慌,社会不是更恐慌?想到这些,我默默的告诉我自己:坚定的走进去!

早上交完班,凌主任带着我和另一名医生叶晖做好准备来到了过渡间,开始穿戴防护设备。想到高达40%死亡率的疾病,穿戴格外细致,平时几秒钟就搞定的口罩,此时反复检查,N95口罩带上去呼吸不顺,可是还是要多次从鼻梁往外侧挤压金属塑形条,鼻梁都被压疼了还要再压几下!这样仔细的接着穿戴帽子、眼罩、防护服、防水隔离衣鞋套等等装备,然后对着镜子检查,还要协助的同事再帮忙检查检查,唯恐又哪里结合不紧密、防护不到位带来严重后果。

穿戴并仔细检查完毕,我们镇定地往隔离病房走去,打开第一道电动门,进入缓冲间,等待外层电动门关闭后打开内层电动门,我们进入了核心工作区—隔离病房。在主任的带领下,经过简单的手势沟通(患者只懂韩文)取得患者配合后,我们开始对患者进行认真细致的体格检查。虽然防护服、防水隔离衣、3层橡胶手套、3层鞋套、N95口罩在身上很闷热、很不舒服,但是想到我们的职责,为了患者得到最好的救治,我们必须坚持。我们娴熟、迅速地完成了肺部的视触扣听诊检查,记下重要的阴性和阳性体征,然后指导护士同事调整了呼吸湿化治疗仪治疗参数,详细交代有关注意事项后才小心谨慎的脱下外层防水隔离衣、外层手套、鞋套、手消毒离开了隔离病房进入缓冲间,继续脱掉防护服等装备后,我们离开了缓冲间。此时,我们才发现我们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离开病房,冲完凉换好清洁衣服,坐在工作电脑前,我给我的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想还是不回家吧?可是,她告诉我说:“不!你还是回来吧,没看到你我不放心!”。此时此刻,我的心里真的是有股强大的暖流涌上来。是啊,面对这场突然其来的危机,在国家、省、市各级领导的支持和关怀下,我们全科、全院、全市、全省甚至全国的医务工作者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冒着被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感染的风险奋战在抗击病魔的第一线,能够安心战斗,其中也包含着多少家属的理解和支持啊!她(他)们又承担着多大的心理压力啊!为了他(她)们,也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健康、疫情不扩散,我们在完成好一线救治和疫情防控同时,我们要好好保护自己,打好这一仗!(重症医学科瞿嵘供稿  社工部张娜妹编辑)

 

疾控专家宋铁(左一)、李六亿(左二)指导医院感染管理部MERS院感防控工作

 

疾控专家宋铁(右一)、钟昱文(右二)指导检验技师防护工作

 

医院感染管理部毛慧主任指导检验技师穿戴防护用品

 

医院感染管理部刘春来副主任指导医护人员穿戴防护用品

 

医院感染管理部工作人员准备进入潜在污染区指导院感防控工作

 医院感染管理部工作人员培训医学工程部人员穿防护服

 

同事协助护士李春梅(前)穿着防护服

 

医护人员严密防护下在MERS病房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