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媒体专版


那一夜,那些天,那些人——市中心人民医院抗击MERS疫情纪实

2015-06-15 11:46:56 浏览次数:653

东江时报记者刘乙端 祝金凤

自27日晚上起,这几天,让人恐慌、让人焦躁。这几天,让人惊讶、让人疑虑。其实,人们并不知道,当他们处于恐慌不安的时候,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们却像在战场上一样,已经坚守奋战了几天几夜。他们按照方案,科学地进行防疫救治,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那一夜,疫情突来,医院启动最高级别应急预案

5月27日,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晚上10点左右,一个急促的电话,打到市中心人民医院。电话要求医院准备接收一名韩国确诊中东呼吸综合症的密切接触者入院。

这个来自市疾控中心的电话,就像一道战前的紧急命令,医院立刻启动传染病疫情应急预案,各部门、科室迅速动员,全院做好人员、物资、病房准备,全院进入应急状态。

事发突然,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当晚接到通知后,救护车司机和出诊医生、护士换上防护服,“全副武装”即刻出发了。

这边ICU病房,护士长黄淑萍在第一时间便通知值班人员清点防护物品,查看了药物库存情况。并立即向医学工程部、后勤保障部、保安部等部门申请支援调配相关物品,以保证治疗、防护物资充足。

安排好上述事务后,黄淑萍又马上部署护士排班,在不清楚病人病情的情况下,她果断启动人力资源应急方案,迅速调配当天值班的护理骨干加入第一批护理队伍。一个个电话将ICU护理骨干如数召回医院,参与准备该患者的收治工作。

在这过程中,黄淑萍不忘护士的自身防护,她让接班护士电话通知所有护士,要求大家必须再次熟悉、了解防护知识,做好充分准备,保护自身安全。
与此同时, ICU立刻给患者腾出一间负压病房,对病房进行了全面消毒,调试好所有器械设备,组建起一线治疗队伍……从27日晚上10时左右,到次日凌晨2点多患者收进病房,仅用了不到4小时,所有准备工作全部到位。这个反应速度让省卫计委副主任黄飞赞叹不已。

天夜里,临时紧急医疗护理小组,坚守在ICU病房,对病人密切观察,彻夜未眠。

应该说,对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市中心人民医院能够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全然得益于该院的未雨缪绸。经历了2003年的SARS、前几年的禽流感之后,该院已制定了应对突发疫情的应急预案,健全了救治、护理、后勤保障等应急系统,并适时开展应急演练,使医院无论何时都处于备战状态,可以随时应对突发的“疫情”。

那些天,面对MERS,他们用勇敢和忠诚履行天职

面对突如其来的MERS疫情,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特别是ICU的医护人员用勇敢和忠诚践行着天使的神圣职责。

ICU共有40名护士,收治韩国MERS患者后,护士人手明显不够,于是医院决定从其他科室调配护士支援ICU。消息传出,报名者踊跃不绝。“主任,如果有需要,可以调我去ICU上班。”一时间,护理部主任江桂素的手机里满满都是类似信息。由于报名人数多,最后只能采取抽签形式决定人选。而要进入抽签环节,还必须先通过防护专业知识和实操的现场考核,只有通过考核的护士才有机会参与抽签。目前,医院已组建起三个梯队,可随时应召走上MERS患者救治第一线。

为避免出现交叉感染,5月31日晚,医院把ICU的其他8名病人集体转移到了急诊ICU病房。ICU主任凌云告诉记者,目前该患者病情趋于稳定,正处于恢复康复当中。医院有专业人员会与其进行心理沟通和疏导。“目前医护人员的状态良好,大家都在尽最大努力救治病人。”凌云说。

“作为全国第一例MERS病人,引起国内外极大关注。从国家到广东省派出了许多专家先后来到惠州,指导我们的救治工作,我们一定可以打胜这一战。”市中心医院副院长黄玉良说。

目前医院已成立了MERS防控应急工作小组、医疗救治专家小组及医院感染防控小组。各项工作正有条不紊的顺利开展。除了救治病人不遗余力外,医院也十分注意保护医务人员安全,加强了对医护人员的防护培训,充实了各种防护用品,进一步强化了医务人员的自我防护意识和防护能力。

医护人员每次进入ICU病房都要花上十几分钟穿着专业防护服,离开病房也必须按要求严格消毒。就连病房内的垃圾都必须进行全面消毒后才能运出病房外,以免“污染”物传播到室外引起传染。

护士护理MERS病人每4小时轮换一次。由于语言不通,护士与患者的沟通存在障碍。患者听不太懂英语,护士不会讲韩语。刚开始他们只能通过手势或借助翻译工具与病人进行交流。

那些人,承载重托,守护在抗击MERS第一线

在ICU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白衣天使承载重托,每天与MERS作战,犹如在刀尖上跳舞,稍不留神就会遭遇感染。他们有恐惧,也有对家人深深的愧疚,可是他们却不曾退缩,使命驱使她们勇往直前。

据ICU护士长黄淑萍介绍,ICU共有护士40人,多以80后、90后的年轻护士为主,当她们得知科室收治了韩国MERS患者时,许多人都主动请缨,要求加入第一批护理梯队或取消休息申请继续加入护理工作。

作为一线护士,需要“零距离”接触患者,每时每刻都可能要接触到病人的体液、分泌物。因此,她们每天上班都要穿上层层隔离衣,隔离衣外面还要穿上防护服,穿上防护衣的身体变得特别笨拙,在为病人进行各项护理操作时,会显得特别费力,而且防护服透气性很差,半个小时下来就会全身湿透,脱下防护服的时候,衣服里甚至能拧出水来,这么闷热的状态下,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除了防护服,进入病房时还要戴专门的医用N95口罩。这种口罩卡扣非常紧,时间一长,除了呼吸比较闷,脸颊还会被勒出很深的凹痕,久久不退,有时还会被勒得红肿过敏。

进到病区,医护人员要在封闭的空间坚持工作四个小时,不能喝水,也无法上厕所,所以在接班前的两三个小时内她们必须禁水、禁食,那种滋味没有亲身体验是感受不到的。

90后的卓斯去年7月刚刚毕业,由于业务能力强,她很快从同一批护士中脱颖而出,被分派到ICU重症病房当护士,别看小姑娘年纪轻轻,“鬼点子”却不少,在护理韩国MERS患者时,她的小聪明再次发挥用途。

卓斯闲暇时也爱看韩剧,看着看着就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韩语,没想到在这次护理病人时派上了用场。“我一开始和他用英文沟通,但发现他也不会说英文。”卓斯说,于是她试着用自己蹩脚的韩语和对方沟通,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词汇,比如“加油、吃饭、抽血”等,但是,卓斯明显感觉,病人在听到母语后,情绪渐渐放松,也较此前更能配合治疗了。

“我们很理解患者的心情,在异国他乡背负众人指责的“罪名”,他很孤独,很失望,很期盼得到关爱,然而因语言不通,他没人交流、倾诉,因而会找各种方式发泄心中的郁闷。”

面对病死率高达40%的MERS,卓斯说完全不害怕那是假的。她回忆,在一次给病人抽血的时候,她身穿厚厚的防护服,手上戴了四层手套,头上套了一个厚厚的头罩,仅剩一双眼睛隔着透明的防护板可以看见病人。但随着呼吸,防护板被雾气模糊了,卓斯只能凭经验用手指触摸到动脉血管,插针,抽血,整个过程,她心里充满恐惧,在几乎看不见的情况下,万一被针刺破手套,后果可想而知。直到抽血成功,她才放心地抬起头来,可此时她眼前视野已是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

李春梅,一个年轻的护士妈妈。她第一班就护理韩国MERS病人。1983年出生的她,表面看去很文弱,却已有5年护理传染病人的经验和2年多ICU重症病人护理的工作经验。5月28日上午9时多,当她第一班得知要进负压病房护理MERS病人,二话没说,一如平常熟练地整理好护理用品,穿好防护服,走进了令人恐惧的MERS病房。

李春梅坦言,刚走进MERS病房的那一刻,她心里也有过短暂的害怕,但既然选择了护士这个这职业,就必须去面对。“我当时就想,医院安排我第一个去护理这个病人,是对我的信任。我有过护理H7N9病人、H1N1病人的经历,比其他护士更有经验,我首当其冲,理所当然。”

从那天起,为了护理韩国MERS病患,她一直住在医院安排的住房里,没有回家。她说她很想念家人,想念女儿,可是病人更需要她。她只能把对家人、对孩子 的牵挂埋在心底,全身心地投入到与病魔的战斗中。

她的女儿今年5岁半,平时多是她哄着女儿入睡。在ICU护理韩国MERS患者的这段时间,她每天只能通过电话、短信与家人和孩子联系。“六一”前夕,她接到女儿的电话,女儿哭求着:“妈妈,你快点回来吧,我要你明天陪我过儿童节。”这一刻,李春梅说她心里满是酸楚,眼泪禁不住地流了下来,只对着话筒说了一句“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直到现在,她给女儿准备的礼物也还没有送出去。

控制院感,例外三层严格着装

省市专辑安联合诊疗确定方案

13ICU医护人员在负压病房内查房

大战来临,启动预案战前动员

(转载自《东江时报》2015年6月15日A8/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