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媒体专版


耗时36个小时,启动3个手术小组

2015-02-04 08:43:34 浏览次数:150

市中心人民医院成功完成四脑室巨大肿瘤切除手术
惠州日报记者王子轩 陈可可 通讯员曾宁

“妈妈,我想回家过年!”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病房,来自河源市东源县一贫困山区的19岁畲族小姑娘蓝素丹眼泪汪汪地望着母亲王女士,眼里满是乞求。尽管她的表达还不算很清楚,但母亲却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眼泪夺盈而出。她一面擦着眼泪,一面向记者“翻译”道:“她说她想回家过年。随着春节的临近,这些天来她总是念叨,要我带她回家去过年!”,此情此景,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从2014年9月16日入院那天算起,至今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在这四个多月里,小姑娘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这间小小的病房,这张窄窄的病床,就成了她临时的“家”。四个多月,对于一个住院的病人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想必大家不难理解。一说起能够跟妈妈一起回家过年,难怪蓝素丹就难以抑制住自己激动的泪水。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那是一种大病初愈后的渴求。

突发“怪病”,巨大肿瘤压迫生命中枢

说起这个蓝素丹,事情还得从四个月前入院时说起。

那时,在外打工的蓝素丹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经常头疼、头晕不说,连路也走不稳了。有几次还踉踉仓仓的跌倒在地。在姐妹们的劝说下,她离开了工厂回到家里治病。蓝素丹的叔叔得知情况后,便将其接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检查。这一检查不打紧,头颅CT及MRI提示:四脑室——桥脑小脑角区巨大占位,肿物大小约5.5cm*4.5cm*5.4cm,足足有一个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已经占据了患者颅脑空间三分之一的位置。其肿瘤位置与脑干紧密相连,且脑干明显受压,已经形成严重的梗阻性脑积水。

“如此大的肿瘤,如此敏感的部位,这在我们医院的历史上还是首次见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主任医师祝刚向记者介绍说,“这样的病例,不要说是在一家地级市医院,就是在省级医院,也是十分罕见。其手术风险之大,手术难度之高,已经超过了我们医院有史以来所有的同类型颅脑肿瘤摘除手术。”祝刚告诉记者,肿瘤位于患者的后颅窝,压迫“生命中枢”脑干和后组颅神经及小脑,手术中如果损伤到这些重要结构,患者重则自主呼吸停止而死在手术台上,轻则昏迷不醒、呛咳、站立不稳、或者长期处于需要用呼吸机来支持才能维持其生命的状态。再加上这个脑肿瘤体积巨大,一般来说,位于这个部位的肿瘤超过3cm就十分危险,更不要说是接近6cm的巨大肿瘤了,而且丛CT和MR检查来看,其血运丰富,手术中发生大出血的风险极大。还有就是术后可能由于上述原因昏迷、带呼吸机生存,其护理难度也大大增加。为了对患者负责,他们建议患者家属将患者送到广州或者北京、上海等更高一级的医院去手术。但是,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以及护理成本,患者家属出于对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医疗技术的信任,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去省级医院治疗,而坚决要求留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进行颅内肿瘤切除手术。

谈起患者家属对他们的信任,祝刚表示,其实在临床中,患者家属对医生的信任就是医生能够高质量完成一例手术的心理保障。这种信任在当下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条件下,尤其显得弥足珍贵。但这个手术毕竟难度高、风险大,并且患者的医疗费用还没有保证。对于这样一名来自河源农村贫困家庭的特殊患者,这个手术做还是不做,的确难倒了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专家们。最终,患者和家属的信任打消了医护人员的顾虑,他们决定,举全科技术力量,尽最大的努力,挽救小女孩年轻的生命。

轮番登台,36小时“接力”切除肿瘤

如果是普通的颅脑肿瘤摘除手术,对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来说,那只是 “家常便饭”。但是,要切除体积如此之大,位置如此特殊的颅脑肿瘤,他们还真不敢打包票。因为患者肿瘤周围的神经密如蛛网、血运丰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使患者死在手术台上。为保证手术成功,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调动了全科技术力量,迅速组织了由三个手术小组组成的手术专家团队。一场长达36小时的马拉松式的手术“接力”,在神经外科手术室争分夺秒地展开了。

根据事先制定的手术方案,首先上场的是神经外科专家、主任医师罗洪海。面对这类特殊颅脑肿瘤超强的韧性,他凝神静气,一点一点地对患者脑部肿瘤进行切除、止血,再切除、再止血……每一次都只能切除黄豆粒那么大一点点。而每一次切除,都要花费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止住手术创口的出血。这好比是一场钢丝绳上与死神的“角力”,比的是耐心和细心。无影灯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稍稍的不慎,就有可能酿成一场不可挽回的后果,虽然在手术前专家组成员早已预料到各种突发情况,但是临到手术时,患者如此丰富的血运,如此之大的出血量,还是让在场的每一位医务人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手术室内尽管开着空调,但罗洪海额头上的汗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手术室内净得连一枚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清晰可辨。

没有时间喝一口水,更来不及吃一口饭。切除、止血,再切除、再止血……机械乏味的动作在紧张的气氛中不停地重复着。手术室外患者家属焦急的等待着,他们把所有的企盼和祈愿都寄托在对医生深深的信任中。这份信任,对医生而言,是沉甸甸的压力和责任,更是坚强的动力和信心。双极电离的精细操作,一切都在显微镜底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罗洪海始终如一地保持着一种姿势,十几个小时的漫长坚持,他总在心里提醒自己:挺住!一定要向患者家属交上一份圆满的答卷!挺住,千万不能枉费了患者家属的那份信任!

十几个小时后,主任医师宴广带着第二个手术小组替换下了已经精疲力竭的罗洪海。又是一番高强度的“接力”,又是一份责任与技艺的彰显。当祝刚主任带着第三个手术小组完成最后的完美收官后,这台马拉松式的“接力”手术,已经整整过去了36个小时。或许在这36个小时的高强度对抗过程中,等待在手术室外的家属早已被对患者的安全担忧所充塞,他们难以想象手术室内这惊心动魄的36小时,医护人员是靠怎样的毅力完成了一台中心医院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高难手术。

专业细分,团队协作确保手术成功

祝刚介绍,这台手术对于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来说,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高难度手术水平一次质的飞跃,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市中心医院依然可以独立完成国内同类型最高难度的巨大肿瘤切除术,并且创造了该院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手术纪录。

祝刚说,这次在气管插管全麻下行“正中左侧反拐入路开颅第四脑室及左侧桥小脑角区占位切除术+侧脑室置管引流术+一期颅骨修补+部分颅骨去骨瓣减压术”,手术中发现肿瘤血供极其丰富,“一碰就出血”,使得手术难度大大增加。医生只能用极大的耐心和毅力一边止血一边注意保护周边重要神经血管,缓慢切除肿瘤。术中切除到脑干附近时,手术监护仪多次报警,提示心率下降,在这种高强度、高体力消耗的情况下,神经外科三个小组轮流上台,终于成功完成肿瘤切除。

“术后我们最担心的自主呼吸停止没有出现,这说明手术对脑干保护很好。如术前所料,术后患者出现了昏迷,呼吸微弱等情况,但在重症病房通过专科护理和治疗很快得到恢复。”祝刚介绍说,“经过近3个多月的呼吸机辅助,以及各种其他治疗措施,患者逐步好转,顺利实现了‘脱机’(即脱离呼吸机辅助)。现在可以在家人帮助下可以下床行走,意识清醒,能与人正常交流,但声音还有些嘶哑,能进食但有时还有呛咳现象。总的术后效果已远远超出术前预想。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患者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这次手术的成功,体现了市中心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良好的团队素质和团队合作精神,是科室乃至医院综合实力的全方位体现。近4年来,神经外科以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为基础,顺应现代医学精细化、精准化的发展趋势,借助于“亚专业”的发展,改变了科主任、学科带头人一枝独秀的状况,出现了“百花齐放、齐头并进”的良好局面,构建了由脑血管病(在广东省内技术领先)、神经内镜技术、脊髓肿瘤、垂体瘤、桥小脑角肿瘤等为代表的一批“亚专业”。亚专业的发展,使学科分工越来越细,专业细分越来越具体,治疗针对性越来越强,治疗效果越来越精准。

据祝刚介绍,在过去科主任是绝对的技术权威,一些重要手术只能由作为学科带头人的科主任亲自做,其他医生想做也没有机会。这种技术垄断现象,制约了科室整体实力的全面发展。 “亚专业”发展后,不同的“亚专业”由不同的医生担纲,使所有医生都有了自己的发展空间,都有了自己的技术专长,这些 “亚专业”技术整合在一起,就使神经外科的整体技术水平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就像这台巨大脑肿瘤的高难度手术,如果没有大家协同配合,而仅靠科主任一个人唱独角戏,是根本无法完成的。正是在各个医疗小组专业水平都有提高的基础上,才实现了三个手术小组的完美“接力”,最终顺利完成手术的目标。换句话说,“亚专业”的发展,让神经外科的整体实力得到提升,能够更专、更精、更细的服务于患者,从而使得许多高、尖、精、难手术能够获得成功。

 

 

神经外科团队

 

医生团队仔细监测研究重症病人病情《东江时报》记者曾酉璇 摄

 

罗洪海副主任在询问病人小蓝情况

(转载自《惠州日报》2015年2月4日C13版)